来论

2018年01月30日04: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优质早教别只打营销牌

  上海杨浦 田家硕

  媒体报道,0—6岁早教机构呈爆发式增长态势,但也伴随不少乱象。一些早教机构招生时做出各种承诺,收费后态度却180度大转弯;通过夸大其词的口号招揽生源,广告内容却与实际课程严重不符;甚至部分早教机构的加盟管理松散,不需任何培训或资质认定,投资几万元就能加盟……一系列行业“套路”让人忧心忡忡。

  早教市场发育不良,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监管不到位。一般来讲,家长根据自身需求选择合适的早教机构,并为优质服务买单,从而推动不同机构互相竞争,促进市场良性运转。但由于监管力度不够,一些早教机构堂而皇之地实施虚假宣传,把资源和精力都花在营销上,先把生源抢过来,后期的服务质量却没能跟上。消费者即便发现上当,维权成本也很高,更助长了不法商家的气焰。这不仅让市场面临“劣币驱逐良币”的危机,也使消费者陷入乱花迷眼的选择困境。

  有序的市场环境是早教机构健康发展的基石。解决当前早教市场乱象,加强市场监管、提高违法成本是治本之策。应特别针对早教机构虚假宣传、过度营销开展集中整治,让幼儿教育回归育人、启蒙的本质,把只顾打营销牌的早教机构挤出市场。惟其如此,早教行业方能重回发展正轨,我们的孩子方能健康成长。

    

  更多一些新型职业农民

  新疆石河子 沈 峰

  种玉米、红薯喂猪,用猪粪建沼气池,再把沼气用作燃料,把沼液沼渣用作肥料,江西浮梁县农民程志远成了循环生态养殖的行家里手,收入比以前提高近3倍。红火的日子得益于他5年来坚持参加免费培训,通过考核被认定为新型职业农民。像他这样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在我国已超过1400万人,到2020年将达到2000万人。

  初具规模的新型职业农民,为“谁来种地”“如何种好地”提供了答案。近年来,农村劳动力不断向非农产业转移,农业生产人员老龄化、后继乏人问题突出。同时,推动农业发展方式集约化,加大人力资本投入也是客观必需。在此背景下,我国逐渐建立起“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扶持”三位一体的培育制度,部分省市还将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纳入政府考核。制度不断健全,农民得以用知识武装头脑、凭技术发家致富。

  新型职业农民之所以能“四两拨千斤”,更在于营造出“农民”的职业荣誉感,充分调动起农业生产积极性。“能被认定为新型职业农民,感觉自己也成了专家。”手握技术、身怀本领,农民心中的底气更足了。只有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才能形成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持久动力,让农业现代化的路越走越宽。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30日 05 版)
(责编:冯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