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新发现震撼了(观点)

哈佛大学前人类学系主任  威廉·费什

2018年01月19日04: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在西方,对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古代玛雅文明的研究一直是考古学最显赫的分支之一。位于洪都拉斯西部的科潘以其杰出的雕刻艺术而闻名。这里还拥有新大陆最丰富也最具艺术性的刻在石头建筑和各种艺术品上的象形文字铭刻。

  但以前的研究项目都没有能充分研究这座城邦中最大、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贵族居址,即8N—11号居址。该居址位于王室核心区的东边。东方是太阳升起的方位,是重生之地,玛雅人最为看重。目前发现的玛雅地图都是以东为上方(而非像现在的地图以北为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工作证明,此贵族家庭与王室的密切联系贯穿王国始终。一丝不苟的、严格规范的考古发掘,让他们可以复原建筑发展的整个过程。他们发现的早期建筑和墓葬,有些在形制上与王宫区颇为类似。墓葬里的高质量随葬品来自玛雅世界中部地区,距科潘数百公里之遥,表明此贵族家庭享有很高地位。

  作为一个在科潘工作了40年的资深研究者,我仍然被此居址中新发现的异常精美的雕刻震撼了。

  西侧北端建筑的玉米神头像和在天空中展翅飞翔的龙头鸟非常引人注目,但整个院落中最显赫的应该是北侧的中部建筑。上面的雕刻为交叉火炬和墨西哥纪年符号,与其他建筑相比似显简朴,但意义重大。交叉火炬是“新火”仪式的标志。公元426年,科潘第一王就是在被认为是“时间起始之地”的墨西哥高地圣城特奥提瓦坎的太阳金字塔前的神殿里,举行“新火”仪式获得权力的。墨西哥纪年符号则与历法密切相关。尤为重要的是,同样的雕刻共有13个,13在玛雅文明中是神圣的数字。

  张光直先生曾率先进行过玛雅文明和中华文明的对比研究,李新伟研究员如今正带领中国学者在科潘出色工作。他们的发现极大促进了我们对此院落重要性的认识,相信此院落的发掘还会获得我们意想不到的重要发现,并推动相关研究的发展。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19日 23 版)
(责编:王仁宏、王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