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晚报:治理“疯狂抢时间”需要消除“速度烦躁症”

杨朝清

2017年10月11日09:46  来源:燕赵晚报
 

上海、深圳、南京等地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外卖送餐员交通违法行为高发。记者走访发现:外卖平台的薪酬和用工制度设计在“催促”这一群体疯狂抢时间。(10月10日《工人日报》)

不论是在大街小巷,还是在大学校园里,“疯狂抢时间”的外卖小哥随处可见。一边打电话,一边骑着电动车,外卖小哥背离交通法规的失范行为许多人已经见怪不怪。外卖小哥的“速度与激情”,并非他们喜欢这种惊险、刺激的感觉,而是评价机制与激励机制犹如一个“紧箍咒”,不断鞭策他们“快送多跑”。

年轻的外卖小哥,大都缺乏文化资本与社会资本,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让自己和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在外卖送餐这样一个市场竞争充分的领域,没有“拼爹”,只有拼命。为了多挣一些钱,外卖小哥千方百计地“快送多跑”,“疯狂抢时间”既是一种无奈的规则,也是一种主动的选择。

正如有论者所言,速度具有成瘾性,现代社会的最大“瘾疾”,可能不是海洛因、电子游戏,而是速度追求。每个人在每件事上都在往风驰电掣的频率上走,“不耐烦”是当代人的共同秉性。对他人不耐烦,对自己不耐烦,一切费时间的事情都会引起心理上的烦躁。在快餐社会,许多人都患上了“速度烦躁症”,不愿意等待,稍微费时一些就不耐烦。为了争夺消费者,不同的外卖送餐商家在送餐时间上展开竞争,你追我赶,“疯狂抢时间”便成为一种尴尬的现实。

外卖送餐平台依托大数据技术的“智能派单”看似科学,却缺乏“异质思维”,难免有失偏颇。不论是受到商家出餐滞后的影响,还是交通状况在不同时段的差异,抑或天气状况的变化,都会影响送餐时间,难以在规定时间内将外卖送到消费者手中。此前,一位有些厨艺的外卖小哥担心影响送餐时间,“越俎代庖”地做起了饭菜。

“疯狂抢时间”尊重和回应了消费者的利益诉求,却忽略和漠视了外卖小哥的劳动权益保护。外卖小哥的高收入,是以高强度、高风险的自我消耗为代价的。外卖小哥作为一个新兴职业,我们不能只享受他们带来的便利,却遗忘了他们的权利。外卖小哥在市场中实现了“让劳动更有价值”,却尚未实现“让劳动者更有尊严”。毕竟,安全是第一位的,挣得再多也不能以牺牲安全为代价。

寻找外卖小哥与消费者、外卖平台最大的“价值公约数”,兼顾多元利益诉求,需要给“疯狂抢时间”提供过渡地带和缓冲地带。让外卖平台的评价机制和激励机制更加科学、合理,外卖小哥多一些规则敬畏和风险防范,消费者多一些换位思考与互相体谅,只有多管齐下,“疯狂抢时间”才会得到根本扭转。

(责编:黄策舆、王倩)